<rp id="fht9z"></rp>

      <rp id="fht9z"></rp>

      <video id="fht9z"></video>
        <video id="fht9z"></video>

            <video id="fht9z"><pre id="fht9z"></pre></video>

            會(huì )員服務(wù)

            MEMBER SERVICES

            《漆園》誕生,嘉興讀書(shū)風(fēng)氣一種

            TIME:2023-01-10


            文/周偉達


             樂(lè )見(jiàn)嘉興讀書(shū)風(fēng)氣之盛,淵源不斷涌現的民刊便是明證。

             在我所認識的書(shū)友中,就有桐鄉夏春錦兄主持的《梧桐影》,嘉善禾塘兄、子儀女士主持的《分湖》,上個(gè)月底又有桐鄉王凈兄主持的《漆園》創(chuàng )刊號問(wèn)世。這些民刊大多由書(shū)友自行自費發(fā)起,或一人撐持,或幾人合力,每期所印數十冊到數百冊不等,刊印后贈予書(shū)友同道,不取分文,固然可以說(shuō)這么做有整理弘揚地方文化的點(diǎn)滴考量,實(shí)際上純粹到底,無(wú)非是在漫長(cháng)歲月中尋些同行者,一起讀書(shū)進(jìn)步罷了。出版家張元濟先生晚年手書(shū)對聯(lián)說(shuō)得好,“數百年舊家無(wú)非積德,第一件好事還是讀書(shū)”。辦刊當然是為讀書(shū),而讀書(shū)人所言所行,如有積德之用,那也便無(wú)愧所讀之書(shū)了。

             說(shuō)回王凈兄的《漆園》,王凈上世紀七十年代末生于安徽,后求學(xué)外出,畢業(yè)后客居江南,在桐鄉高級中學(xué)擔任語(yǔ)文老師??磩?chuàng )刊號上的“漆園紀事”可見(jiàn),辦刊之念頭始于2018年12月23日,謂之“擬創(chuàng )刊讀書(shū)雜志《漆園》”,到2022年12月29日校對完畢,定稿,交付印刷,已流去四年多光陰。

             如何取得“漆園”之名?王凈兄與我談及幾層意思,一是他乃安徽省亳州市蒙城縣漆園街道人,漆園二字便是慰藉鄉愁的所在了,二是莊子曾為漆園吏,也算一種關(guān)聯(lián),三是他在創(chuàng )刊詞《作為生活方式的閱讀和寫(xiě)作》中談及“每當夜坐書(shū)房,一卷在手,內心稍能安寧”,“將‘漆園’作為這本讀書(shū)雜志的名字,則是為了延續自己的閱讀和寫(xiě)作嗜好”,“人生如寄,寫(xiě)下既是永恒,許多年后,這些不斷逝去的瑣碎時(shí)間或許因為文字的挽留,而存有一些珍貴的回憶”,如此看來(lái),“漆園”也便是永恒的精神家園了。

             《漆園》刊名由畫(huà)家陳丹青先生題寫(xiě),封面插圖是吳浩然先生的《一擔秋色》,封二也是吳浩然先生的漫畫(huà)《黃土筑墻茅蓋屋,門(mén)前一樹(shù)紫荊花》,封三是許雅穎女士的書(shū)法,封底有蔡泓杰先生篆刻的“漆園”二字,整體設計素樸典雅。目錄除創(chuàng )刊詞外,分為“薦讀”、“序跋”、“書(shū)話(huà)”、“故實(shí)”、“簡(jiǎn)札”、“訪(fǎng)談”、“私人閱讀史”、“紀事”、“薦書(shū)”等欄目,細看篇目則有江弱水《顧隨先生的講堂》、鄒漢明《昔人雅事》、桑農《〈名家談音樂(lè )〉編者序》、鐘桂松《〈封面子愷〉序》、俞尚曦《〈桐鄉書(shū)畫(huà)篆刻人物〉跋》、朱煜《〈教書(shū)記〉自序》、茱萸《捉影與捕風(fēng)》、張天杰《讀莫礪鋒〈浮生瑣憶〉》、胡忠偉《讀犁札記》、金銳《書(shū)緣四則》、寒鴉《讀丸山真男的福澤諭吉論》、董寧文《編刊十年瑣憶》、夏河《談楊絳致費孝通的一封信》、李樹(shù)德《林憾廬與魯迅》、陳滿(mǎn)意《嚴恩椿的短暫一生》、宋烈毅《江北書(shū)簡(jiǎn)》、王凈訪(fǎng)陸軍《陸老師和他們的海鹽讀書(shū)會(huì )》、沈愛(ài)君訪(fǎng)曲宏偉《深度閱讀的內力和外力》、尤佑《我的精神簡(jiǎn)史》、陳紅華《始于〈獵人日記〉》、漆園紀事、征稿啟事、編后記以及段義孚《戀地情結》《空間與地方》《浪漫地理學(xué)》《制造寵物》。

             《漆園》創(chuàng )刊號共112頁(yè)篇幅,內容大致圍繞讀書(shū)展開(kāi),有地方作者文章,也不乏名家作品,這些書(shū)人書(shū)事很好地詮釋了“閱讀即生活”,誠如編者在編后記收尾之句所言:“閱讀和寫(xiě)作,并非生活之外的虛無(wú)之舉和偶然點(diǎn)綴,它就在生活之中,是生活本身。它所產(chǎn)生的力量,就是生活本身的力量?!薄镀釄@》才剛剛開(kāi)始,作為讀者,我對它的將來(lái)充滿(mǎn)期待。而《漆園》之外,王凈作為高中語(yǔ)文教師,也與學(xué)生一起辦過(guò)《朝花》《文華》等文學(xué)類(lèi)報紙,在閱讀與寫(xiě)作的過(guò)程中,看到更寬廣的世界。

              我們?yōu)槭裁匆喿x?一千個(gè)人有一千種回答。我能想到的一種回答來(lái)自小說(shuō)家余華,在余華逐漸擴張的閱讀版圖里,川端康成、卡夫卡、??思{、加西亞·馬爾克斯、布魯諾·舒爾茨、辛格、契訶夫、胡安·魯爾福、博爾赫斯、魯迅等文學(xué)名家都擁有姓名,直到有一天余華自己也躋身于優(yōu)秀小說(shuō)家的行列。余華將他的閱讀版圖命名為“溫暖和百感交集的旅程”,他說(shuō):“我對那些偉大作品的每一次閱讀,都會(huì )被它們帶走。我就像是一個(gè)膽怯的孩子,小心翼翼地抓住它們的衣角,模仿著(zhù)它們的步伐,在時(shí)間的長(cháng)河里緩緩走去,那是溫暖和百感交集的旅程。它們將我帶走,然后又讓我獨自一人回去。當我回來(lái)之后,才知道它們已經(jīng)永遠和我在一起了?!?/span>

            寫(xiě)于2023年1月7日下午

            官6.jpg


            国产Av无码专区亚洲版|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电影院|国产欧美一区二区精品九九|国产精品美女一区二区三区

              <rp id="fht9z"></rp>

                <rp id="fht9z"></rp>

  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fht9z"></video>
    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fht9z"></video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fht9z"><pre id="fht9z"></pre></video>